Go to Topwp-includes

金雞爭鳴

從招投標制度說開去 談談管理中的程序與效率

隨著集團公司現代企業管理制度的逐漸完善,對各級領導干部規范管理的要求也越來越高。特別是上市工作提到議事日程以來,很多工作都開始參照上市企業運作。管理規范無疑是件好事,但是在工作過程中,卻經常聽到有同志抱怨,認為這降低了他們的工作效率。從而工作中試圖去簡化程序、違反程序。

如集團公司最近下發了招投標的管理辦法,要求企業必須經過發標、評標和上報等程序。很多同志不理解,認為來投標的企業(個人)就那么幾個,我們對他們知根知底,而且這么多年合作下來也沒有什么問題,何必弄得這么麻煩,勞民傷財。

這里我想和大家再次分享法律上的一個著名案例——米蘭達案例。1963年,米蘭達被指控強奸罪和綁架罪,而他本人也表示認罪,即將面臨20-30年的牢獄之災。但是因為警方訊問犯罪嫌疑人程序不合法,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宣判米蘭達的認罪供詞無效而將它無罪釋放。因為程序不合法,結果也就是不合法的。

法理如此,企業管理的道理也同樣。因為你不合法程序操作,得到的將是一個不被認可的結果。

如招投標管理,按照以前的程序,權力一個人擁有,過程一個人掌控。這樣操作對于其他投標者是否公平,有沒有損害企業的利益。我想除了當事人,沒有人能夠講得清楚。這么多年下來,集團公司至今沒有發現影響比較大的損公肥私的事情,只能說明我們這些經辦人員是有一定素質的,只能說明我們集團領導掌控細節的能力是很強的。但是隨著企業逐漸擴大,我們能否僅僅依靠大家的素質和集團領導的掌控,來做這些管理工作呢?

我想肯定是不行的。規模擴大領導的掌控能力肯定會下降,而經辦人的素質也是一個變量。因為絕對的權力非常容易導致絕對的腐敗。

最近一條新聞恰好是一個佐證。海南文昌市(縣級市)原市委書記謝明中被移送司法機關。他自稱“百年一遇好縣官”。而且他確實想干事、能干事也干成了很多事,他帶領偏于海南島東北角的文昌市5年間財政收入翻了5倍!讓他倒下的原因就是 “絕對權力”。他當上文昌市“一把手”后,將各種權力攬于一身,建立了一套“總司令直接指揮到連排班”的執政模式,繞過市政府直接指揮各職能部門、各鄉鎮……,據說他曾逼走兩任市長。

所以我們個人要有受限制的權力,我們工作程序要有一定的規范。這不僅是對企業的負責,也是對經辦人員的負責。否則,不可能是一個雙贏的結果,必定會出現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局面。

由于程序不可違反,于是有的領導同志,工作中一切按程序,事到臨頭不著急,慢慢往前走。走到那里是那里,領導批復了再備材備料開始做起來,效率確實很低。如集團領導批評本次空壓管網節能改造,整體進度緩慢,執行力度不強。

程序不可違反,這是對的。但是效率也要講究。要調和這一對矛盾,關鍵還在于我們領導水平的提高,工作計劃性和預見性的增強。為什么我們不能提前看到這個問題,早一點做方案,早一點報計劃?像空壓管網改造,恒基在集團開展空壓節能專項工作之前就做了,三星公司和金雞廠區在節能專項工作布置之后也報了方案,開始實施了。而其他企業要等到多次督促之后才能報方案,這是程序原因導致效率下降還是領導的思路原因導致效率下降呢?答案很明顯。

無論程序規范,還是效率提高,都是我們企業管理所需要的,兩者缺一不可。程序規范與效率提高這對矛盾,我想永遠是存在的。做好招投標工作,或者其他工作,如果我們以感恩的心,團結協作,務實創新,光明磊落的去開展,發揮出我們應有的工作能力和水平。程序與效率還是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兼顧的。而這,就是我們企業管理所追求的目標。
湖北快三开奖